+ - 閱讀記錄
    手機閱讀

    不久,六周的見習終于圓滿落幕,肖兔他們整個組的表現都很不錯,院方不但肯定了他們的見習成績,同時也像向他們發出了實習的邀請,歡迎他們在下個學期的實習中,繼續來圣朗學習。品書網 .

    這是圣朗歷來的規矩,如果這匹學生的見習表現不好,院方有權拒絕他們之后為期一年的實習,但是從現在的情況來開,前景還是一片光明的。

    見習結束后,有大約一個月的假期給學生放松,之后就要開始正式的實習了。就在肖兔終于能暫時離開醫院,好好休息一個月的同時,凌超也順利畢業,要正式踏入社會了。

    其實到了大四之后,很多學生四處奔波,既要實習又要找工作,和踏入社會也差不了多少,更何況凌超早就在“駿宇”工作了,現在畢了業,只要搬個入職手續就能正式上班,完全不用所謂的適應期。

    但是畢業終究是必經的過程,大家從五湖四海而來,有緣相聚在一起學習生活了四年,如今四年一到,這場宴席終于到了散場的時候,那些開心的、不開心的經歷都成了回憶,很多人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相見了,于是一場聚餐就成了必不可少的過程。

    肖兔作為家屬,也有幸參加了凌超他們班的畢業聚餐,同一桌的除了凌超他們寢室的四個人之外,還有幾個她不認識的同學,不過大家的感情似乎都很不錯,席間一直相互敬酒,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肖兔作為那一群雄性動物里唯一一個家屬級人物,自然受到了廣泛的關注。

    除了他們那桌人各個叫著喊著要敬師母之外,還有鄰桌來敬酒的同學,一看凌超旁邊坐著個美女,再一看,好像是網絡紅人嘛,立刻就亢奮了。

    “來來來,我敬師母一杯!”

    “這是啤酒??!這種日子,怎么說也要來點紅的不是?”

    “這口喝得也太小了,不行不行,滿上滿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呦,這不是家屬嗎?交杯酒,交杯酒!”

    其實肖兔一個人本來也不用喝那么多,但是凌超今天是開車過來的,總不能讓他酒后駕車吧?為了凌超和自己的生命著想,肖兔很勇猛地喝了一杯又一杯,如此幾番下來,她終于不辱使命地醉了。

    說句實話,這么多年,凌超從來沒有見肖兔徹底喝醉過,以至于當她發現肖兔開始雙眼迷離,說話不太有精神的時候,心里還緊張了一下下。但是很快,他發現肖兔喝醉酒之后與眾不同。

    別人喝醉了酒,要么就是發酒瘋,要么就是不聲不響地到一邊靜坐,又或者有些人喝醉了表面看不出來,還跟沒事人似的。但是肖兔不同,她一喝醉酒就開始往凌超身上粘,就跟快橡皮糖似的,怎么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當然凌大公子怎么可能舍得甩掉自己的老婆呢?他樂意都還來不及呢,于是一場聚餐下來,大家對凌超和肖兔的感情都有了進一步的認識。

    同學甲痛心疾首:“哎!這個世界上又少了一個好男人!”

    同學乙兩眼冒心:“好幸福的小兩口啊,看得我都想談戀愛了……”

    同學丙愁眉不展:“不會吧?剛聚了餐又要喝喜酒了?我的錢包??!”

    同學丁雙手握拳:“媽的!這擺明了是來刺激人的!個看不下去了,哥也要去找個女人來!”

    如此這般,議論紛紛,直到聚餐結束,還沒有停息。

    聚餐后,有人提議去酒吧通宵,凌超低頭看了眼黏在自己身上雙眼迷離的肖兔,有些無奈:“我還是不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父,你這太不給面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對啊,這可是畢業聚會??!”

    “你們懂什么?師父現在美人在懷,哪舍得跟我們幾個大老爺們出去?要是真去了,我還覺得他有問題了呢!”

    “對哦對哦……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在周圍一片賊笑,肖兔抱著凌超的腰,在他胸口蹭了蹭,全然沒有一點反應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那些同學們都散了,凌超這才扶著肖兔回家,由于肖兔堅持給自己擋著,他并沒有喝多少酒,腦子清醒得很,但是就是因為太清醒了,反而受不了肖兔那拼命往自己身上粘的身體,幾次忍不住想停下來狠狠吻她,還好最后都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等兩人到了車里,車門一關上,某人終于可以為所欲為了。

    于是,醉眼朦朧的肖兔迷迷糊糊地感覺到自己的唇在被人死命地啃,繼而全身愈發綿軟無力,呼吸不暢,胸口一陣惡心。

    她頭一歪,終于光榮地吐了凌大公子一身。

    吐完之后,總算清醒了些,睜開眼看到恐怖的一幕,凌超黑著臉崩潰地看著自己,身上沾滿了她剛吐出來的穢物,散發著陣陣異味。

    她雖然有些醒了,但腦袋仍處于半呆滯狀態,眼睛眨巴眨巴了良久,弱弱問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凌超抽了一下嘴角,開始脫衣服。

    眼看著他修長的手指一顆顆解開襯衫的扣子,露出里面精瘦的胸膛,肖兔咽了一下口水,忽然覺得血氣上涌,有種流鼻血的沖動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時清醒的時候,肖兔現在應該早就面紅耳赤,羞澀不已了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她醉了,半醉半醒之間,意識控制不住身體,她學著凌超的樣子,伸手去解自己的扣子。

    一顆、兩顆,解到第三顆的時候,手被凌超握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醉了?!彼艫脫?,似壓抑著什么。

    肖兔怔了怔,兩眼直直盯著他的眸,如黑曜石般閃爍的眸,帶著無限的深情,時間在那一刻仿佛回到了從前,她在他眸里看到了他們一同走過的時光。

    她仿佛看到,那青草蔓延的河堤邊,金色的夕陽打在他們交握的小手上,河水倒映出他們稚嫩的笑顏。她仿佛看到,那一夜,在燈火闌珊的馬路上,他騎著單車帶自己回家,敞開的校服被春風拂起,打在她的臉上,有一股好聞的汗味。她仿佛看到,那一年,在鏡湖的湖堤邊,他俯身貼上她的唇,那一刻仿佛連天空的云朵都為他們靜止。她又仿佛看到,在那個胡同里,他替自己擋下一刀,殷紅的血順著襯衣流下來,他卻微笑著對他說:“我心甘情愿……”

    一幕幕畫面想電影膠片一樣在腦海中閃過,當那些畫面終于停止的時候,她回過神,緊緊盯住他漆黑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凌超,你愿意娶我嗎?”她問。

    他握著她的手,輕輕地顫了顫,然后她聽到那無比堅定地回答:“是的,我愿意?!?

    她微笑,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貼上了自己的唇。

    凌超一怔,很快回應她,他們吻著,往常任何一次都要激烈而纏綿。

    車廂里的燈暗了,椅背被緩緩地放下。

    她的身體在輕輕地顫動,這是一種隱忍之后的爆發,早在彼此地腦海里演練了無數遍,如今終于將那積壓已久的感情如數傾出,從此以后,他與她就再也分不開了。

    “兔兔,我愛你?!彼鋈淮牌?,輕輕地在他耳邊說。

    她咬著牙,微微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然后,愛情破繭成蝶。

    在那一個剎那,她覺得痛,很痛,但是痛得幸福,疼痛的盡頭是一道白光,引領著他們走向未知的未來。

    或許,不會那樣一帆風順,又或許,會平淡得猶如清水,但是,有他身邊緊握著自己的手,哪怕跌倒也有人扶著,那怕痛苦,都有他溫柔的笑一同陪伴。

    她覺得,這就夠了。

    (七十五)

    肖兔是被從窗口灑進的一道晨光喚醒的,睜開眼,她伸了個懶腰,忽然覺得渾身酸疼,立馬想起昨晚的事情,滿臉通紅。

    這時候,一只手臂從身后伸過來,圈住她的腰,緊緊摟進了懷里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那沙啞,染著情欲的聲音從耳邊傳來,她不由得渾身一震,僵直著身子不敢回頭去看。

    幾分鐘就像過去了幾個小時,誰也沒有再說話,她能感覺到他的呼吸均勻地打在自己的后頸上,下巴上的胡渣有些扎人,緊緊圈著她的胳膊讓人有種莫名地安全感。

    就在她漸漸適應,不在那么緊張的時候,耳垂上傳來一陣酥麻的感覺。

    他,竟然在舔她!

    粗糙濕潤的舌苔接觸細嫩敏感的耳垂,先是一點一點地逗弄,然后整個含了進去,剎那,她像被電到了一般,神智又開始渙散,腦海中不斷浮現昨晚在車里的場面,想起他在自己的身體上啃噬,想起他的手掌劃過腰際向下游走,想起他抱著自己回到公寓,想起他在自己身體里一次又一次的索取……

    然后,她咬了咬牙,決定再放任他一次。

    其實她并不后悔自己做出的決定,凌超已經畢了業,她也已經只剩下一年的實習了,這個時機,不管是從心理上還是生理上,她都能夠接受,也愿意接受。但問題還是來了,她為什么要選在自己見習剛結束的時候呀?忙了六周,好不容易空下來享受一下自由的時光,卻……

    “老婆,反正這有一個月時間,別回家了吧?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衣服臟了?!?

    “老婆,碗還留著沒洗呢?!?

    “老婆,你要不要洗澡?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們一起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

    肖兔悲催地發現,原本計劃好整整一個月的自由生活,一不留神忽然變成了準家庭主婦的實習期,除了煮飯之外,拖地、洗碗、洗衣服、收拾房間……全都讓她一個人給包了!犧牲勞動力還不夠,自從關就搬走了之后,凌大公子就開始無法無天起來,變著法子的騙她出賣色相:陪吃、陪喝、陪睡……竟然連洗澡都要陪!

    唉,這一個月過得真的很“豐富”……

    “豐富”的七月結束后,肖兔終于迎來了實習,而凌超也正式到駿宇辦了入職手續,兩人都開始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對于肖兔來說,相比見習,實習的時間更長,工作量更大,院方對他們的要求也有了更大的高。好在她已經在見習的時候積累了不少經驗,如今實習起來,總算還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為了擴大實習生的適應范圍,實習的科室分配并沒有沿用見習時的分配,夏沫總算如愿以償的去了急救科。倪爾思很高興地從住院部調到了肛腸科,每天都盼望著能碰到個來看痔瘡的帥哥。至于董咚咚那個可憐的孩子,從肛腸科調去了消化科,每天拿著帥哥的大便樣本來回奔走,人生觀和世界觀據說已經徹底扭曲了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肖兔還算幸運,從急救科調去了兒科,每天被一群小蘿莉和小正太圍著,雖然累,但總算累得值得。

    由于他們從見習變成了實習,時間太長,所以醫院方面已經不再提供住宿了,學校給他們安排了寢室,但是由于條件太差,路途又遠,很多同學都不愿去住,轉而到醫院附近租了公寓住。

    肖兔本和他們寢室另外三個人說好,要在醫院附近租房子住,卻不小心在凌超那漏了口風,于是凌大公子心里自然打起了小算盤,勸說肖兔搬過去和他一起住。

    肖兔在經歷了早先那一個月“豐富”的體驗之后,斷然拒絕了凌大公子的邀請,執意要和室友一起住。

    結果搬東西那天,凌超開車來接她,車沒往他們租的公寓開,而是直接開進了凌超所租公寓的小區里,等到肖兔怒火沖天地打電話給董咚咚他們求助的時候,董咚咚卻告訴她剩下的那個房間已經被其它同學占了,讓她安心住在凌超那邊不用回來了。

    可憐的肖兔,就這樣被自己的男友和室友合起來給騙了,一頭跳進了家庭主婦的深淵里。

    好在凌大公子也知道,自己把肖兔騙來公寓住的行為有點過分,為了彌補過失,肖兔總算不用再像以前那樣包辦家務了,兩人約好除了燒飯歸凌超,洗碗歸肖兔之外,其它家務一律分配,一三五我做,二四六你做,周末兩人一起睡懶覺不干家務。

    雖然家務的問題是解決了,但是并沒有解決肖兔的另一個問題,那就是……某人比較頻繁的生理需求。

    這個問題一直讓肖兔很煩惱。

    都說男人二十多歲的時候需求會比較多,但是凌大公子的需求未免也太多了一點吧?

    某日,在一番需求過后,肖兔紅著臉,提出了自己的異議。

    “是嗎?”某人挑眉,“我覺得挺正常的啊?!?

    肖兔吱吱唔唔:“我……我問了咚咚……她說她和悟空只有見面才……才那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們也是見面才做的啊?!?

    “問題是咚咚和悟空一個禮拜才見一次,我們每天都……”她的臉更紅了,“你不覺得這樣太……太多了嗎?”

    沒想到凌大公子很認真地幫她算了起來:“我問你,悟空和咚咚認識多久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四年不到吧?!?

    “算他四年,我們認識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二年……”

    “錯!是二十二年零九個月,換算成星期就是1092周,如果我們向悟空他們那樣每周做一次,到現在應該要做1092次,可是現在才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說了!”肖兔急忙伸手去捂他的嘴,雙頰緋紅,“哪,哪有你這么算的?”

    “不這么算,應該怎么算?”某人一臉無辜。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還……還沒成年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從你十六歲開始算起,一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要算了,當我沒說!”肖兔終于崩潰了。

    凌超傾身抱住她,在她耳邊輕聲說:“我也覺得這樣算沒什么意思,多出時間還是把沒做的補起來比較現實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凌大公子的數學確實學得挺好。

    整一年,就在這樣的忙忙碌碌中度過,有甜蜜也有苦澀,轉眼,肖兔的實習期接近尾聲。

    學校那邊的事情基本已經搞定了,論文也早就通過,只要回去再參加一趟畢業典禮就行了。倒是工作方面,有諸多問題亟待解決。

    倒不是找不到工作,而是肖兔不知道到底該選哪家醫院,他們學校的護理專業一向老牌,臨近畢業,全國各地的醫院都跑來招人,肖兔作為優秀畢業生更是頗受歡迎,有好幾家醫院紛紛向她伸出了橄欖枝,經過篩選之后,肖兔初步選定了三家醫院。

    一家就是她實習了一年的圣朗私立醫院,這雖然是一家私立醫院,但是條件設施都是全國一流,再加上她的見習和實習都在這里度過,算是最熟悉的一家。另一家是A市某國立醫院,雖然不算太有名,但是離家近,又是國立,待遇什么的都比較好,關鍵是她爸支持她在家鄉工作,也好有個照應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一家北方的醫院今年第一次到他們學校來招人,挑中了好幾個優秀畢業生,其中就包括肖兔在內。這家醫院不僅在北方很有名氣,在全國也是數一數二的好醫院,對于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來說,能在這樣一所大醫院里工作,是求之不得的事,所以被挑中的幾個同學都非常興奮,唯獨肖兔一直躊躇不定。

    其實肖兔會煩惱,也是可以被理解的。如果繼續留在圣朗,就意味著她能和凌超能在同一個城市工作,不必經受分隔兩地的思念之苦。但是一旦選擇了這里,就等于放棄其他兩個機會,那家A市的醫院倒也罷了,但是那家北方的醫院確實很吸引人,過往像這樣的大醫院門檻都放得很高,唯獨今年為了響應國家政策,院方派人來高校招聘應屆畢業生,如果能抓住這次機會,對自己今后職業的發展是很有利的。

    肖兔最后在倒地選擇圣朗還是選擇北方那家醫院的問題上左右搖擺,一直沒有下決心的勇氣。就在肖兔感到迷惑不定的同時,她的幾個室友都陸續確定了自己的去向。

    董咚咚最后選擇了家鄉的一所國立醫院,雖然條件不比大城市里的醫院好,但是工作相對比較穩定,而且方便照顧父母。倪爾思選了Z市的一家醫院,正好就是他父母所在的醫院,由于她在校成績不是很好,為了入職也算走了一點后門。

    至于夏沫,她父母原本安排她畢了業就和陶謙結婚的,結果陶謙被父親調去了美國分部做主管,要三年才能回國,于是夏沫干脆選擇了繼續讀研,爭取能考上法醫學碩士,彌補當初高考失利的遺憾。

    看著相處了四年姐妹們一個個都有了自己奮斗的目標,肖兔心里也替她們高興,但與此同時,她也愈發對自己的前途迷茫起來了,在A與B之間,找不到一個平衡點。

    就在肖兔依舊沒有確定自己心意之時,董咚咚一個電話打給了她。

    “兔兔,出來聚餐!”

    “好?!斃ね糜υ?,急忙換了一件衣服出門。

    到了約好的酒店,董咚咚她們都已經在包廂里等了,見肖兔最后一個到,三人一同起哄讓她自罰三杯。

    難得聚餐,肖兔倒也爽快,很痛快地干了三杯。

    見肖兔如此痛快,其他幾個當然也當仁不讓,大家一邊相互敬酒,一邊有說有笑地回憶著過去四年發生過的事情,說到高興處,四人一同哈哈大笑,也有說到即將各奔東西時,幾個人都忍不住傷感起來,感性的倪爾思第一個落了淚。

    她一哭,肖兔也有些忍不住了,拿紙巾不停擦眼睛,沒一會兒兩個眼睛就紅通通的,真像只兔子了。

    就連平時一向冷血的夏沫也紅了眼眶,不停地喝水平復情緒。

    “我們別談這些傷感的話題了,今天難得聚會,說點開心的吧!”董咚咚第一個提議。

    肖兔立馬附和:“沒錯,不要談現在,談未來嘛!”

    于是,立刻引起了共鳴,大家紛紛點頭贊同。

    倪爾思一邊抹著眼淚,一邊望向董咚咚:“咚咚,你要去家鄉工作,那悟空怎么辦?你倆豈不是要分隔兩地了?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?”咚咚微微一笑,“我們已經分手了?!?

    “什么?”肖兔簡直覺得不可思議,“你們分手了,什么時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要那么緊張嘛!”咚咚笑道,“大概上個月吧,我們長談過一次,覺得兩個人分隔兩地,在一起的機會太小了,我爸媽肯定不會同意我嫁到外省去的,他家就他一個兒子,更不可能放人了,所以……”咚咚攤手,“與其這樣耗著,不如在最美好的時候分手,留個回憶也好?!?

    聽完咚咚的話,其他三個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確實,畢業那天說分手是最常見的事情,念書的時候大家因為相互吸引而走到一起,但是到了真正畢了業,要面對的不僅是感情那么簡單了,很多現實的問題都被擺到了臺面上,于是很多人的愛情因此而變了質,最后在痛苦中收場,還不如學著咚咚和悟空,知道不能在一起就趁早分手,總比到時候兩人都怨對方一輩子要好。

    “其實……”這時,倪爾思開口了,“我上個月也遇到一件事情,你們知道我成績不好,找不到好醫院,我爸媽知道后執意要我進他們醫院,還拉下臉給院里的領導送禮……我覺得……聽難受的?!?

    “思思,你別難過了,在好一點的醫院總是好的,你爸媽也是為了你好?!邊訴稅參克?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就是不想讓我們為我鋪路,覺得自己學了四年,最后還是得靠父母才能找到好工作,總覺得自己很沒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幫你找工作,總比幫你找老公要好,有什么好想不通的!”這時,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夏沫發話了。

    “對了小夏,你家陶大少怎么忽然要去美國了?之前沒聽你提起過啊?!閉饈焙?,他們寢室其他兩個也知道了夏沫的情況,當然也知道了那位很鍥而不舍的陶謙。

    “你們問兔子好了?!畢哪鹽侍馀贅誦ね?。

    “不會吧,兔兔,你這都知道?”

    肖兔有些汗顏,她確實知道一些細節,都怪夏沫性子冷,不肯跟陶謙溝通,于是陶大少一遇到感情問題就找她這個心理醫生來說,好幾次半夜打電話把她叫醒,氣得凌大公子差點摔手機,有一次還奪過她的手機罵道:“你有私事,我們就沒有私事了嗎?以后我們辦私事的時候,別打電話來煩!”

    害得肖兔后來被陶謙嘲笑了很久,打電話第一句話就問:“美女,今天有沒有辦過私事???”

    肖兔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實就是陶謙他考慮到小夏不想那么早結婚,所以主動要求他爸把他調去了美國分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肖兔一說完,咚咚和倪爾思都震驚了:“不會吧?陶大少竟然那么開明?”

    “錯了,是癡情!竟然可以為了自己喜歡的女人等上三年那么久!”

    “對??!小夏,你確定要讓這樣一個好男人等你三年?萬一人家被美國辣妹把了怎么辦?”

    兩人你一言,我一語,夏沫有些不耐煩了:“我最好他在美國不要回來了,省得看了心煩!”

    夏沫真的是這樣希望的嗎?肖兔在一旁不語,響起了陶謙走的那天在機場給自己的發的短袖——“對于別人我不是一個有耐性的人,但是對于她,我既然已經等了十年,再等三年又何妨呢?”

    原來,在他們還懵懂的時候,愛情的種子早就在他心里偷偷地發芽了。

    當肖兔把這條短信給夏沫看的時候,她還記得從夏沫眼里閃過去的那個眼神,是她與她相處四年來從未見到過的,或許,不僅是在陶謙心里,在夏沫心里那顆種子也早就發芽了,只是她一直沒有發現罷了……

    那天,四人一直聊了很久很久,從開學第一天見面開始,聊那些上過的課、遇見過的老師、發生過的糗事……這四年相處的一點一滴都被慢慢回憶起來,將會成為人生中最無法磨滅的那一個瑰麗的寶藏。

    肖兔喝了很多酒,和上次參加凌超的畢業聚餐不同,這次她是心甘情愿喝的,很多時候,友情和愛情一樣,情到深處總會情不自禁。

    不單是她,夏沫他們也各自喝了不少酒,一直到了夜晚時分,四人才依依不舍地結賬。這時候,凌超的電話也打來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嗎?我在樓下等你?!?

    肖兔喝得已經有些犯暈,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喝酒了?”凌超問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等著,我去接你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(七十六)

    當凌超跑進酒店,到肖兔的時候,她正趴在酒店大堂的沙發呼呼大睡,一起的還有倪爾思,兩人形象全無的睡姿讓路過的客人紛紛側目,低頭輕笑。

    凌超無奈地搖搖頭,走到沙發邊上,俯下身去輕拍肖兔的臉。

    “老婆,起來了?!?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肖兔閉著眼睛,鼻子里發出舒服的哼哼聲,像在做什么美夢。

    這時候,趙晨剛也出現在了酒店大廳里,一眼就看到睡在沙發上的倪爾思,過來就把她抗在肩上,很酷地和凌超揮手告別,倪爾思在她肩上撲騰得像一尾脫了水的金魚。

    凌超失笑,轉身繼續逗肖兔:“老婆,再不起來,酒店就要關門了?!?

    “你別騙我……酒……酒店……怎么會關門呢……”呵!明明喝醉了,話倒是還聽得清。

    凌超勾了勾嘴角,繼續哄道:“酒店不會關門,但是我明天要去上班啊,你打算讓我在這里陪你嗎?”

    肖兔總算半睜開了眼睛,迷離地看著他搖頭:“不行……你……你不能遲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們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她傻乎乎地一笑,伸開手圈住了他的脖子,這一圈就怎么也甩不開了,像個八爪魚一樣黏在凌超身上,一直到了車上還抱著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凌超苦笑:“老婆,你這樣我沒辦法開車啊?!?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她在他胸口蹭了蹭,像只粘人的小貓。

    嬌嫩的臉頰隔著襯衫廝磨,立刻點燃了某人身體里的那團火,他俯下身輕輕在她耳邊道:“老婆,你是不是還想在車上再來一次?”

    這句話立刻讓肖兔驚醒過來,她迅速抬起頭,怔怔地望著他,過了幾秒,終于堅持不住了,眼神又開始迷離,神智繼續渙散……

    凌超都忍不住笑了,這丫頭,實在是可愛的緊,倔強的時候像頭牛,野蠻的時候會動粗,溫順的時候像綿羊,撒嬌的時候又像只小貓,害羞的時候總會臉紅……不管怎么樣的她,都叫他那樣怦然心動。

    他沒有遲疑,擁她入懷,貼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溫柔纏綿的吻之后,肖兔酒終于醒了些,于是凌超將她扶正,仔細地幫她系上,這才安心地發動了車子。

    車一路緩緩地開著,頭頂的月光明亮而迷人,街邊的路燈排成一排,成群的小蟲圍繞著燈光不知疲倦地飛著,時而有一陣陣的蟬鳴從樹上傳來,傳到人耳朵里,又漸漸擴散開去,久久回蕩在耳邊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說……”副駕駛位上,肖兔盯著前面成排的路燈,慢慢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有一點醒了,又有一點沒醒,反倒是這種半夢半醒地狀態讓她有勇氣把自己心中所想說出來:“我想不好去哪家醫院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開車的凌超眼神驀地一閃,繼而平靜地問道:“圣朗不好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長久的沉默,讓他握著方向盤的手緊緊地收攏,漸漸發白。

    頭頂的月光似乎被一片飄來的烏云給遮住了,天地霎時暗了下來,就連沿街的路燈發出的光亮都顯得那么蒼白無力,圍著路燈飛舞的小蟲漸亂了節奏,蟬鳴開始急躁起來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想離開你……”她慢慢地說著,“但是……”話說到此處,再度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車繼續沿著街道緩緩地開著,速度沒有絲毫地改變,肖兔盯著車窗,數著沿途的路燈:一盞、兩盞、三盞……數到第就盞的時候,車忽然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未等她明白過來,一個黑影擋住了她的視線,緊接著那溫軟的唇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已經不知是他們在一起那么多年里第幾個吻了,但是當初那份濃郁的滋味不但沒有散去,反倒像一壺清茶,歷久彌新,香味彌漫舌尖,永滯不去。

    一吻罷,他擁她入懷,貼在她耳際的唇緩緩蠕動:“四年前,我沒有尊重你的意見,現在,我選擇聽你的?!?

    這一個四年的輪回,他不再是當初那個沖動的少年了,他選擇尊重他愛的人,因為愛情不僅僅只屬于他,而是屬于他們兩個人的……

    一個月后,肖兔登上了北上的飛機,臨行時來送行的除了肖爸肖媽,還有老凌夫婦,凌超一直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在肖媽不停的嘮叨和囑咐聲中,機場催促旅客登機的廣播響起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送肖兔到登機口時,一直一言不發地肖海山忽然黑著臉捅了一下老凌的胳膊:“喂!你兒子怎么還沒有來?”

    老凌瞪著眼睛:“我怎么知道?你要問,問你女兒去!”

    肖海山急了:“他是你兒子,你問我女兒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女婿,不問你女兒問誰???”

    “喂!你這個老頭,怎么越老越固執了???”

    “誰說我老了?我今年才五十一!”

    “都五十一了你還叫年輕??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人在一旁毫無顧忌地抬杠,肖兔噗嗤一聲笑了:“爸,干爹,你們別吵了!凌超他今天公司開會,來不了?!?

    “公司重要還是你重要???我看那小子活得不耐煩了,連送行都不來送!”肖海山氣得捏緊了拳頭。

    “你說誰活得不耐煩了?”

    “說你兒子!”

    “肖海山,你……你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吵什么吵?在這種公共場合,你們兩個大老爺們真好意???”肖媽一聲吼,兩人立刻閉了嘴,凌超他媽在一旁含笑不語。

    過了會兒,登機口陸續有人進去了。

    肖兔朝登機口望了眼,轉身道:“爸媽,干爹干媽,那我走了?!?

    “一路小心,北方天氣冷,要多穿點衣服,知道嗎?”肖媽囑咐著,眼眶有些微微的泛紅。

    “到了那邊,先給老爸打電話,不要老惦記著那些只顧開會,連送行都不來的人,聽到沒有?”肖海山瞪了眼老凌,從鼻子里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哼!”老凌也瞪了他一眼,這才轉過對肖兔囑咐道:“干爹在北邊有不少認識的人,要是在那里有困難、受了欺負,就跟干爹說,干爹幫你搞定!”

    “恩,謝謝干爹!”肖兔笑得燦然。

    最后只剩下凌超她媽還沒說過話了,肖兔走到她面前,拉住她的手:“干媽,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,別老替凌超操心,自己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?!?

    凌媽點點頭,忽然俯身在肖兔耳際說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驀地,肖兔一陣臉紅,拿著行李就準備走人,離開前回頭最后一次朝他們揮手:“我走了,你們好好保重!”

    四只手同時伸起,朝她一同揮動,帶著父母對兒女最美好的祝愿,展翅高飛。

    “乘客們,飛往XX的航班馬上就要起飛了,請您關閉通訊設備,系好安全帶……”

    機艙里的提示廣播響起,肖兔伸手去拿椅背上的安全帶,就在她轉身的剎那,一個人影從后面走了上來,坐進她身旁的空位。

    肖兔拉出安全帶,低頭想要扣住,卻怎么也扣不進去。

    忽然,一雙手伸過來,握住了她扣安全帶的手。

    在那一個瞬間,肖兔忽然覺得自己的心跳停止了,不僅僅是心跳,還有呼吸,還有周遭一切的聲音,對面位置上打鬧的孩子安靜了下來,乘務員的動作似乎靜止了……這一切的一切,全都定格在了一個瞬間。

    唯獨他那雙手,包裹著她的手,四只手一起將那安全帶扣好。

    然后,一切又開始運轉,心跳在加快,呼吸瞬間變得急促起來,耳邊傳來孩子的打鬧聲,乘務員正在親切地和一位老太太對話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抬頭,深怕這一切都是一場夢。

    可他的聲音卻真真切切地從身旁傳來:“剛才我去公司開了個會?!?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司決定派我去北部分公司交流學習……”他頓了頓,“為期一年?!?

    沉默過后,她低著頭,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輪到我問你了?!繃璩?,“剛才我媽跟你說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嗎?”她抬起頭,晶亮的眼睛看著他,像過去每一次那樣,開朗、調皮、充滿活力。

    她說:“我不告訴你!”

    【尾聲】

    三年后。

    秋高氣爽,碧藍的天空上一架飛機掠過,在藍天白云之間畫作一個白點,漸漸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一刻鐘后,這架飛機降落在A市新落成的機場,機場的廣播想起,無數前來接人的親友圍聚在接機口附近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大批的旅客涌了出來,幾乎每個出來的旅客在接人群中看到自己熟悉的那張臉時,總會展出一個燦爛的笑顏,這是久別重逢后發自內心的喜悅。

    又過了一會兒,接機口的旅客都散得差不多了,只剩幾個零散的乘客和工作人員,這時一抹鵝黃的身影拖著行李箱出現在大廳里。

    帆布鞋、運動褲、寬大的衛衣遮住玲瓏的曲線,長發被梳在腦后扎成一束馬尾,露出清秀的臉龐,一雙黑眸閃著晶亮的光芒,比三年前多了一絲女人的嫵媚。

    這時,一只男人的手從身后伸過來,接過了她手中的行李,另一只手習慣性地攬住了她的肩頭。

    “老婆,以后這種粗活你都不用干了?!?

    這世上能把老婆這兩個字叫得那么綿軟動聽的,除了那個人,還有誰呢?

    肖兔癟嘴:“只不過拖箱行李而已,我以前一個人能抗兩箱呢!”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……”凌超盯著她的肚子,曖昧不清的笑。

    于是,肖兔的臉霎時又紅了。

    哎,一眨眼三年了,終究還是又要回到這里了??!

    肖兔他們這次回家,可不是來玩的,而是奉了父母大人們的命令,回來結婚的。

    話說三年前,她和凌超雙雙去了北方工作,本來凌超只是被公司派去分部學習一年,沒想到這家伙在哪兒都混得那么風生水起,一年學習期滿,分部經理竟然以辭職作為要挾,不讓總公司把人調回去,葉俊原本就很頭痛分部經理誰都看不慣的性格,沒想到挑剔如他也能找到合拍的搭檔,干脆給了凌超一個分部副總經理的位置,還做了個順水人情。

    至于肖兔,到了醫院之后,由于工作認真努力,性格謙虛乖巧,人又長得清秀可愛,深受同事和病人的歡迎,一年后就轉了正,也一直工作到現在。

    這樣的日子雖然過得平淡,但也算充實,肖兔原以為會一直這樣下去,直到上個月發生了一點意外情況,就是他們……咳咳……沒做好防御措施,然后就……有了。

    用凌大公子的話說就是:“三年了,就算買彩票也該中一次了,不稀奇?!?

    但是肖兔還是覺得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,每天晚上睡覺摸著自己的肚子,想到里面有個生命正在誕生,還是覺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她懷孕的消息是在確定的第二天就打電話向父母報告的,本只想和他們打聲招呼,沒想到她爸媽一聽,比他們懷孕了還激動,說什么非得讓他倆回來結婚!

    這和鄉下的風俗有一定關系,女兒大著肚子還沒嫁人,說出去總歸不太好聽,但也不全是為了這個,主要還是家里那四個老的。肖兔他們家自然是怕凌超到時候后悔,與其這樣沒著落地干等著,還不如領張證出來安心。而凌超他們家則早就認定了肖兔這個兒媳,既然遲早都要進門,還不如早點進門,讓兩老也有孫兒可以抱。

    總之,這婚是結定了,而且必須回家結!

    就在四老忙著替兩個小的籌備婚禮的同時,駿宇投資的人事也發生了調動。這幾年,駿宇屢創業界奇跡,已經成了國內知名的大公司,隨著客戶越來越多,總部這邊的人才出現了漏洞,亟待填補。葉俊看著公司名單考慮了好幾天,最后還是把注意力投到了這兩年業績最好的兩個人身上:關就和凌超身上。

    這兩人是自己一手培養的起來的,信任自然不用說了,除此之外兩人確實非常具有投資的天賦,關就屬于那種平時看起來默默無聞,一到關鍵時刻卻能爆發出來的奇才。至于凌超就更不用說了,眼光極準,三年來他投資的項目從沒出現過任何的差錯,很多之前不被人看好的項目,在他的手里卻像變魔法似的延伸出無數的契機來,不得不說是一等一的人才。

    有這樣兩個人來總部填補空缺,當他的左右手,再好不過了。

    所以葉俊這回沒再給分部經理面子,二話不說就把人給調了過來,分部經理“霸占”了凌超三年,也覺得不太好意思,心里雖然不舍得這樣的人才離開,但是還是放了行。

    由于凌超的工作調動和自己的突然懷孕,肖兔不得不考慮調回南方工作,如今她已經在大醫院工作學習了整整三年,積累了經驗,不再是當初那個什么都不懂的小護士了,調回來工作也未嘗不可。

    最后還是凌媽的一句話讓她做了決定。

    凌媽說:“兔兔,媽以后每天都想抱孫子?!?

    肖兔這輩子最聽干媽的話,既然干媽都這么說了,那回去就回去吧,于是當即聯系了這邊的醫院,并向自己所在的醫院提出了辭呈。

    醫院方面也算體諒她,畢竟生孩子對于每個女人來說是件大事,院方無權干涉。

    就這樣,用了一個月的時間處理好的那邊的事情,兩人收拾行囊終于回來了。

    看著這曾經熟悉的城市,經過了三年的發展,愈發朝氣蓬勃,肖兔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,出了機場,她嚷著要回A中看老師,接過被凌超一把塞進了出租車里:“再不回去,你爸要追殺我了?!?

    如果是她爸的話,確實做得出來。肖兔吐吐舌頭,只好把自己的念頭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兩人打的回到家里,肖兔懷孕剛滿六周,已經開始有孕吐反映,打車回到家時臉色有些蒼白,被她爸看到,立刻就責怪起凌超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照顧我女兒的?你看她的臉色多差??!”

    凌超很坦然地看著他,淡定地道歉:“對不起,岳父大人?!?

    害得她爸接下去第二句都不知該說什么,只好嘴里念念叨叨地走開了。

    “你別生氣啊,我爸就是這脾氣……”肖兔在一旁偷偷扯凌超的袖子,朝他吐舌頭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?!繃璩ψ趴此?,“他上回買的那只銀行股今天漲停板?!?

    “咦!”肖兔詫異,“漲了怎么還生氣?”

    “你爸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嗎?那股是我介紹給他的?!?

    “哦!”肖兔恍然大悟,她爸的脾氣確實是這樣,心里明明高興,嘴上卻硬是不說,還非得挑出些岔子來,才顯得自己有長輩的威嚴。

    兩人對看了一眼,不由得偷笑。

    晚飯是兩家人一起吃的,話題自然圍繞著結婚的事情,除了結婚還有新房的裝修問題,凌超回來前已經在Z市買了一間三室兩廳的商品房,由于買房的時候他們人不在,裝修一直是四老在處理,人多意見就大,肖兔她爸為此已經跟老凌爭論了好幾次了,現在趁他們在,自然要爭出個對錯來。

    肖兔對這兩個越老脾氣越像小孩子的老爸著實無語,倒是凌超,面對兩老的責難游刃有余、應付自如,總能找出一個誰都不得罪的方法來解決,看的肖兔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一頓飯結束,新房的裝修問題也討論得差不多了,這時候凌超忽然在桌子下握了握肖兔的手,抬頭道:“爸媽,我們等會兒要出去一下?!?

    肖海山第一個反對:“這么晚了,要去哪兒???兔兔懷孕呢,你別老拉著她出去瞎折騰!”

    凌超笑著,卻答非所問道:“爸,上回那只銀行股還可以吧?最近有幾只新的能源股也不錯哦……”

    她爸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,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,急忙正色道:“咳咳……你們出去,早點回來?!?

    結果,全家都捂著嘴偷笑。

    “你要帶我去哪里???”兩人出了門后,肖兔問凌超。

    正在開車的凌超回了他一個神秘的笑:“秘密?!?

    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算盤,肖兔也懶得想,反正和他在一起,他總做些讓人想象不到的事情,與其花心思去猜,還不如等他自己說出來的好。

    車從小區出發,沿著新修的馬路緩緩向前形勢,凌超的車開得一向很穩,比中午那個的士司機可好多了,肖兔不但沒覺得反胃,心情還逐漸平靜下來,看著街邊或者熟悉或者不熟悉的建筑,不時發出感嘆。

    “你看,這不是我們小學么?樓都高了那么多!”

    “咦!這里什么時候有個商場了?以前不時公園么?”

    “啊啊??!這家店還開著啊,我以前最喜歡吃這里的豆腐腦了,我們明天早上來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是這般,凌超一邊開著車,一邊聽她像個孩子般的指指點點,嘴角始終掛著一絲溫潤的笑。

    車就這樣開著,直到路上的建筑越來越少,路燈稀疏,前方一片漆黑,肖兔終于有些無聊起來了:“你到底要帶我去哪里???”

    “到了?!繃璩O魯?,幫她解開安全帶,然后下車從另一邊拉著她的手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……”肖兔環顧四周,黑漆漆的一片,有些建筑模糊的黑影,卻判斷不出來這究竟是哪里。

    這時,凌超執起她的手,指了指南方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你看那兒?!?

    就在肖兔抬頭的瞬間,明亮地燈光打在了她的臉上,一個大型的摩天輪在南方的天空亮起,燈光霎時籠罩了他們,四周的一切變得清晰起來。

    這分明是……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激動,心跳加速,手心冒汗,緊緊地抓住了凌超握著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喜歡嗎?”他將她拉進懷里,“你還記不記得,我曾經答應過要給你造個游樂園?”

    這一切來得想一場夢,肖兔茫然地從他懷里抬起頭,點了點,又立馬搖了搖,又是點頭又是搖頭的,實在是忘了他究竟有沒有說過那樣的話。

    見她那犯迷糊的樣子,凌超忍不住笑起來,在她額頭輕吻了一下,抱著她的手愈發收緊:“沒關系,我記得就可以了?!?

    “走,我帶你上去!”他忽然拉著她的手,往摩天輪走去。

    有幾個工作人員在那里等著,顯然是凌超早就安排好的,見了兩人,眼里立馬浮現曖昧的笑。

    肖兔害羞,把頭埋進他懷里,某人自然很不客氣地將抱她的手臂圈得緊了些,超工作人員打了個手勢。

    摩天輪緩緩地啟動了,隨著一點一點的升高,肖兔隔著窗戶看到底下游樂園的全景,燈已經全都亮了起來,與夜空的星辰重疊在了一起,肖兔忽然覺得自己好像置身于銀河之中,眼前的星辰與燈火交錯成了銀河中璀璨的星系,迷了人的眼。

    “這全是你造的?”她依舊覺得這像是一樣夢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?!繃璩⊥?,“上個月,公司有個客戶要投資這個項目,我覺得不錯,就入了些股?!?

    “所以你不全是為了我嘍?”她故作生氣。

    “當然?!彼谷壞氐閫?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”未等她驚訝地問完,凌超卻一把將她拉進了自己懷里,貼上自己的雙唇。

    男人總有辦法讓女人閉嘴,特別是在這樣浪漫的時候。

    一吻罷,她早就沒了剛才的氣勢,任由他抱在懷里,那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肚子;

    “還為了我們的孩子……”他輕聲低語,柔和的聲音回蕩在這窄小的空間里,傳進她耳里,身心都像是要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凌超?!彼鋈喚興拿?,臉埋在他懷里,聲音梗咽,“我很想哭,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那就哭吧?!彼屯肺撬姆?,輕聲低語,“在我懷里,你想怎么樣都行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是哭還是笑,只要你在我懷里,生生世世,我都不會放手。

    本書來自 品書網

書友們,我是講古書生,推薦一個小說公眾號,小螞蟻追書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xiaomayizhuish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上一頁 章節目錄 米乐彩票登录


@精彩小說網 . //www.stoxy.icu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版權申明/書籍屏蔽申請

长期包九肖能不能赚钱 pk10软件破解 香港好彩手机开将报码资料最全 秒速时时计划网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走势 pk10走势图分析软件 欢乐四川麻将 双色球预测专家 天九牌一对至尊图片 sg飞艇闯关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七星彩跟定包赚 天津时时助手安卓版 牛牛看牌四张抢庄 双色球复式中奖表图 ag电子国际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