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閱讀記錄
    宋墨的書房里,陸鳴正悄聲地和宋墨說著話:“……只把幾個平時在樨香院掃地澆花的放了,.特別是?;の籃馱?,小的親手將尸體丟進河里的,銀票包袱都背在,就算是有人發現,也以為是失足落水,斷然不會懷疑其他的。陶器重則因車馬勞頓,病死在了回鄉的路上?!?

    陸鳴辦事,宋墨向來放心。

    他微微點頭,笑道:“我這邊也沒什么事了,你可有什么打算?想去錦衣衛或是神機營都不是什么難事。武夷還跟著趙良璧去做買賣了,不過瞧你這性子倒不是個做買賣的?!?

    陸鳴訕訕然地笑,道:“我還是像段師傅似的留在府里吧!”

    世子爺身邊少不了給他辦臟事的人,自己收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,不想去衛所被其他人管束。

    宋墨也的確少不了他,他既然這些說,宋墨也沒有勉強,不再提這件事。

    過了幾天,圣旨下來。

    顧玉尚了景泰。

    興國公為自己的三兒子求娶景宜公主。

    消息傳來,竇昭微微地笑。

    難怪英國公府倒后,興國公能成為公勛里的第一家。

    看樣子遼王的事興國公府也所察覺,要不然當初也就不會拒絕自己的兒子尚景宜公主了。

    現在遼王事敗,皇上還惦記著萬皇后,心疼景宜公主,太子又正為這件事頭痛頭。這個時候興國公主動求娶景宜公主,就成了為主分憂。

    想到景宜公主的婚期定在了九月初十,顧玉的婚期定在九月十二,她商量宋墨:“給興國公府的賀禮,我們要不要比平常添幾成?”

    宋墨此時也看出了興國公府的厲害,想了想,道:“那就添三成好了?!?

    竇昭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宋墨問起顧玉的婚事來:“云陽伯府那邊可有什么動靜?”

    顧玉還在從天津趕回京都的路上,但云陽伯府已經接了旨,眾姻親都紛紛登門祝賀。竇昭早上才去過云陽伯府。

    “自從崔義俊上門給云陽伯府傳過話之后,顧玉的繼母現在像霜打了茄子似的,徹底給蔫了,一直裝病在床?!彼Φ?,“主持云陽伯饋的是顧玉的二嬸嬸,看樣子就是個精明的。給顧玉成親置辦的東西全都用最好的?!?

    反正顧玉成親的費用從公走,用多了不人她掏一分,用少了她也得不到一分,還不如痛痛快快地拿出來,把事情辦漂亮了,給自己掙個賢淑的名聲。

    宋墨松了口氣。道:“我還要想,萬一那邊要是辦得不周全。我想辦法給他做個面子呢!”

    竇昭知道現在宋墨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顧玉了,她安慰宋墨:“可見顧玉是個有福氣的,關鍵的時候總能遇到好事?!?

    宋墨笑著頷首。

    顧玉回到京都還沒有回云陽伯府先到了英國公府。

    他看見宋墨就跪了下來,掏著宋墨的大腿就是一頓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宋墨發誓:“萬皇后的確不是被太子殿下害死的!”

    顧玉哭著點頭,道:“我知道?!貉?文*言*情*首*發』她那么好強,怎么會讓自己后半輩子都看人眼色……我就是心痛她,落得這樣一個下場?!?

    竇昭突然間隱隱有點明白前世的顧玉了。

    萬皇后和遼王成功了。他一樣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竇昭不由得眼眶微濕,想到他也是個傲氣之人。前世的婚姻一直不順,這世又是尚公主,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是種羞辱,有心想勸他兩句,又不知道從勸起,只能幽幽地嘆了口氣,轉身讓小丫鬟沏了茶顧玉很喜歡的茉莉花茶。

    等顧玉成了親,竇昭和宋墨在家里設宴招待他和景泰公主。

    景泰公主鵝蛋臉,杏子眼,身材玲瓏有致,是個美人。坐在花廳里和竇昭喝茶的時候,會不時抬頭看一眼在花廳外和宋墨說話的顧玉。

    竇昭懸著的心這才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景泰公主就笑道:“您是怕我在表哥面前擺公主譜吧?”

    竇昭沒想到景泰公主會隨著景宜公主喊顧玉表哥,更沒有想到景泰公主如此通透率直,面色微紅。

    景泰公為卻不以為意,望著廳外的顧玉低聲笑道:“您可能不知道,表哥從前常去宮里玩耍,我們從小就認識。他嘴巴雖然毒,心思卻好。我吃了杏仁身上就會起疹子。萬皇后母儀天下,哪里記得這些小事?我母親雖然長袖善舞,卻也不過是個娘家無勢、膝下無子的庶妃,在坤寧宮從來都是陪笑臉的那個。有一次母親帶我去給萬皇后請安,萬皇后讓人端了新做的杏仁露給我喝,我不敢不喝。表哥卻一把將杏仁露從我手里奪了過去,說他正口渴,讓宮女給我上了龍井茶。之后我再去坤寧宮,萬皇后賞得杏仁露就變成了豆漿……”她說著,垂下了眼瞼,聲音顯更低沉,“為這個,我一輩子都會感激他,一輩子都會尊重他……”

    有件事,誰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當母妃開始為她的婚事擔心的時候,她曾悄悄向月老禱告,希望萬皇后能大發慈悲,讓她賜給顧玉……她一定會像永承伯的永平公主一樣賢淑的。

    竇昭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這算不算歪打正著?

    送走了顧玉倆口子,她把這件事講給宋墨聽,并好奇地道:“宋墨不知道記不記得這件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!彼文簿醯謎餳縷奈腥?,道,“顧玉只是覺景泰和淑妃一樣的能干。據說她進門沒幾天顧家的親戚就對她都贊不約口,甚至有親戚說干脆讓景泰來主持云陽伯府的饋算了。顧玉的繼母再也躺不住了,忙說自己好了。要收回主持饋的權力,卻被景泰公主三言兩句的把云陽伯給說動了,繼續讓顧玉的二嬸嬸主持府里饋。如今顧玉的二嬸嬸對景泰不知道有多親近,什么事都和景泰商量,硬生生地把顧玉的繼母給撇到了一邊?!?

    竇昭睜大了眼睛,道:“那顧玉豈不是很高興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宋墨笑道,“他覺得自己之前那針鋒對麥芒地和繼母那樣的對著來,也不怪別人都瞧不起他,他的確太簡單粗暴了些?!?

    或許。這才是顧玉需要的妻子?

    竇昭呵呵地笑。

    松蘿神色有異地快步走了進來,道:“世子爺,夫人,會昌伯府的沈世子拜訪?!?

    沈青?

    竇昭和宋墨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他來干什么?

    宋墨去了花廳。

    沈青一看見他就丟下茶盅就跑了過來:“硯堂,救命!我爹要我去西山大營,你想辦法把我弄到錦衣衛里或是神機營去吧!就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了。你以后讓我干什么都行!”

    宋墨揉眉,道:“西山大營也挺好的。我有個熟人在那里,到時候我給你寫信封,讓他以后關照你一些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硯堂,硯堂!”沈青打斷了宋墨的話,拉著宋墨的衣袖道?!熬退隳閿惺烊嗽諛搶锏蓖?,他能免了我出操嗎?你不能見死不救。難道我還不如顧玉不成?你都那樣幫顧玉了。就不能幫幫我!”

    宋墨聽著心里一跳,道:“我怎么幫顧玉了?”

    沈青嘟呶道:“要不是你,崔義俊能出面給云陽伯府傳話嗎?你都不知道,顧玉的繼母一直在我母親面前低三下四的,就指望著我表哥能給她生的兒子撐腰了,現在我母親知道了顧玉的事是太子的意思,根本就不見顧玉的繼母了。要不然顧玉的繼母那有那么容易消停!”

    宋墨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。

    沈青道:“你幫不幫我?你幫我,我就想辦法讓我母親壓著顧玉的繼母!”

    宋墨道:“沒有你。景泰也能壓得住顧玉的母親?!?

    沈青失望癱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宋墨看著又好氣又好笑,道:“你就這么不愿意去西山大營??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沈青苦著臉道,“我們就是一外戚,平平安安地享福就行了,何苦和那些勛貴去搶功勞,我爹這是被富貴迷了眼,不知道高低深淺了?!?

    宋墨聽著目光微閃,道:“你既然這么想,那我就幫你試試!”

    沈青一下子跳了起來:“你答應了?”

    宋墨笑道:“我只是答應去試一試?!?

    “哎呀,我爹一定聽你的?!鄙蚯喔咝說氐?,“我爹最羨慕你把護衛都殺了還敢把人碼放在院子里,說這才是真正權貴之家……”他說著,忙捂了嘴,小心翼翼地道,“我是胡說八道的,你,你就當沒有聽見好了?!?

    宋墨朝著沈青的肩膀就是一拳:“該干什么干什么去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?!鄙蚯嘁渙镅痰嘏芰?。

    隔天,宋墨去了會昌伯府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么,沈青去山西大營的事就這樣擱淺了。

    沈青興奮不已,送了兩大車禮品過來。

    可沒幾日,沈青被會昌伯丟到了福建總兵府任了個游擊將軍。

    沈青氣得臉色發青,跑到頤志堂來找宋墨:“你說話不算數,把我送給我的禮品都還能我。那是我用我自己的私房銀子給你買的?!?

    宋墨表情寡淡,抬了抬眉毛囑咐陳核:“把沈世子送來的東西都還給他!”

    沈青一聽,蹲在地上就哭了起來:“我不要你還東西,我要你把我弄進錦衣衛!”

    宋墨讓陳核把沈青連同他的東西一起給“請”了出去。

    竇昭問他:“這樣合適嗎?雖說沈青是個小孩子性格,可小孩子總會長大的?!?

    “這件事我自有安排?!彼文艄刈?,摸著她的肚子道,“孩子乖不乖?”

    “每天下午都會翻翻身,其他的時候就懶懶得不動?!?

    夫妻兩人說起未出世的孩子,眉眼間都帶著笑。

    很快,風吹在身上開始有了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英國公府也開始準備竇昭生產的事,太子妃甚至是親自到頤志堂來探望了竇昭一次。

    京都突然傳出一個消息。

    會昌伯推薦云南巡撫王行宜為福建巡撫。

    雖然說職位沒有變,卻更有實權了。

    竇昭望著枯黃的葉子,微微有些發愣。

    宋墨笑著給她披了件皮襖,道:“是不是心里有些不舒服?”

    竇昭頷首。

    宋墨笑道:“是我建議會昌伯的?!?

    竇昭錯愕。

    宋墨握了她的手,溫聲道:“我知道,若論私德,王又省全無可取之處;可論能力,他卻是個人才。那些年你和王氏斗得那樣厲害,都沒有打過王又省的主意,不過是看著他還能為國為民出力罷了??晌胰床幌肴媚悴豢旎?。我向會昌伯推薦他,又把沈青安置在了福建都司,就是想讓王又省為沈青做嫁衣,讓他也嘗嘗功績被人搶了還沒處申冤的滋味……”話說到最后,他已面露冷峻,“會昌伯想改變門第,想讓沈青因功封爵。他王又省不是會打戰,不是屢戰屢勝嗎,那就給會昌伯幫個忙好了,想必皇上也會記得他的好的?!?

    沈青是個怎樣的,竇昭等人誰不知道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只要沈青想在仕途上走一步,王行宜就不可能離開沈青,既給讓他為國效力,又能讓他一輩子都只能被沈青壓著。

    竇昭眼睛頓時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硯堂!”她捧著他的臉狠狠地親了一口,“你可真行!”

    宋墨微微地笑,道:“這下可以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竇昭抿著嘴,盈盈地望著宋墨笑。

    宋墨的書房里,宮燈瑩瑩如團地照在大紅色雞翅木的書案上。

    丁謂暴食而亡的消息正穩穩地壓在青石鎮紙下。

    全完)

    ※

    姐妹兄弟們,謝謝這年余的陪伴!謝謝大家的粉紅票,打賞,也謝謝大家的每一句留言,每一個提議,因為有你們,才有《九重紫》,才有了吱吱,才有了我們的后會有期!

    謝謝大家!

    oo~

    ※

    〖

書友們,我是講古書生,推薦一個小說公眾號,小螞蟻追書,支持小說下載、聽書、零廣告、多種閱讀模式。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:xiaomayizhuishu(長按三秒復制)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!

上一頁 章節目錄 米乐彩票登录


@精彩小說網 . //www.stoxy.icu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圖片、評論等,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精彩小說網立場無關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。版權申明/書籍屏蔽申請

吉林快三 11选5开奖结果辽宁 3d太湖钓叟三字诀 台湾5分彩走势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 湖南体彩22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免费计划 浙江时时彩十二选五开奖 1500手机求推荐 重庆分分彩app下载 河内时时彩后三走势 浙江省11选5一定牛 新时时五星通选技巧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华东15选5今天开奖结果 老时时图五星